zhaoyuqi205

水色夏祭(真遥)——13

冰之境界:

13


告白?!


遥的大脑里嗡地一声,如同敲响了一口巨大的钟。


虽然他一早就知道佐藤遥喜欢真琴,不过万万没想过佐藤遥居然会鼓起勇气告白,明明看上去是个腼腆害羞的女孩子。


背靠在墙壁上深呼吸,片刻,他才再次探出身去。


真琴,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好像有些意外又有些吃惊的样子,看起来是一直没察觉到佐藤遥对自己的心意。


真是迟钝的家伙啊……


遥不由在心中吐槽。前方,真琴和佐藤遥之间的气氛十分微妙,正午时分的校门口理应是很热闹的,但今天却不知怎么,一个经过的人都没有,除了真琴和佐藤遥。一分钟过去了,两人仍旧相顾无言,遥知道佐藤遥在等待真琴的回答,而真琴,应该是在酝酿要怎么回答吧?


会同意和她交往么?真琴……


胸口扑通扑通鼓动个不停,被告白的人明明是真琴,可遥却紧张得两手心汗涔涔的。从这个角度,遥只能看到佐藤遥的背影,就在告白的瞬间,仿佛连那个背影都红透了。佐藤遥似乎真的很喜欢真琴,如果这两个人交往的话,算是十分般配的吧?


然而……


无论如何在大脑中想象,真琴和其他女孩子交往的画面都令遥产生了难以忍受的不快。


我……究竟希望真琴怎么做呢?


海蓝色的眼眸中纠结着某种难以形容的情愫,遥,在注意到真琴轻启双唇的同时,屏住呼吸。


“对不起……我不能和你交往。”


真琴的拒绝,出乎意料的直白。


躲在墙壁后方的遥不知为何,松了一口气,但全身的紧张感仍没有解除。


原以为真琴不管是接受还是拒绝都会选择更加委婉的方式,不过转念一想,拒绝的话,似乎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委婉方式,无论怎样措辞,被拒绝的人最终都会受伤。


对面的佐藤遥陷入了沉默。


本来还是在害羞的背影,现在看上去仿佛流下了眼泪。


遥默默叹气。恍惚中,他想起了当初,高中毕业那天被凛拒绝时的场景——“对不起”,真琴和凛说了相同的话,或许,对于认真告白却被拒绝的那个人来说,只是这样的道歉远远不能成为理由。结果,真琴也是这样吗?道过歉之后就不再理睬佐藤遥了?


“橘……同学……”


佐藤遥的声音剧烈抖动着,从双唇挤出来的每一个音符都变成了颤音。


“为……什么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


“不是你的错。”


面对泫然欲泣的佐藤遥,真琴的表情十分平静,只不过,遥注意到了,那对碧眼深处流淌着藏不住的怜悯和内疚。


“佐藤同学长的很可爱,性格温柔又懂事,是个好人。”


“那样的话……”


“但是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
“欸……”


在佐藤遥发出一声惊叹的同时,遥险些叫出声。幸好双手反应及时,捂住了那张足以塞进一整个苹果的嘴。


真琴,有喜欢的人?!


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了,遥想自己现在的反应应该和曾经真琴听到他说不再游Free时一样大。


怎么可能……真琴有喜欢的人?


难得卸掉的紧张一下子全副武装,遥调动起全身的细胞来猜测真琴喜欢的那个人是谁,然而,即便绞尽脑汁,也没能锁定出哪怕半个“嫌疑人”。


遥自诩是真琴最亲近的朋友,真琴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。可实际上,真琴有喜欢的人这件事他居然一点都没察觉……


“橘同学……在和喜欢的那个人……交往吗?”


看样子佐藤遥并不想放弃,遥认为,在这方面,自己绝对不如这名少女有毅力。


“没有,我没和那个人交往……应该说,我喜欢对方的事,对方并不知情。”


“那……是暗恋……”


“没错噢!就是暗恋。”


真琴虽然一如既往笑得温柔和善,但这抹笑容中刻意隐藏的苦涩却是显而易见的。


暗恋,是件很辛苦的事。


若是能爽快地说出自己的心意,哪怕被拒绝,最起码也有干干脆脆的放弃这个选项,以及充满无限可能的新未来。


但是,一旦坚持暗恋下去,便意味着自己永远无法得到解脱。痛苦也好,嫉妒也好,只能独自一人扛着。


为什么……真琴不向喜欢的那个人告白呢?是害怕被拒绝吗?还是有什么其他的难言之隐?


遥不禁为真琴担心起来,与此同时,对于那个不知名人士,他竟然不可思议地,产生了反感。


虽然明白感情这种东西,不是单方面一味地付出就能有所收获,但不管怎么说,真琴是他的青梅竹马,自始至终,他都站在真琴这边。


“橘同学……不觉得辛苦吗?一直喜欢那个人……可是……对方却……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
听了佐藤遥的话,真琴稍稍思考片刻,摸着下巴的手指动了一下。


“是啊,很辛苦……而且我也知道那个人不喜欢我……”


什么?


遥的胸口咚地一下,如同狠狠吃了一拳头。


真琴是在明知对方不喜欢自己的情况下仍然继续着暗恋吗?为什么?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……


那个人是谁?


那个人是谁!


怒火燃了起来,毫无预警地。


遥很有自觉,自己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,因此平时很少夸奖真琴,但并不意味他不知道真琴的优点。在他眼中,就算说真琴是人见人爱的天使也不过分,这样的真琴,为什么要暗恋的如此辛苦?而对方,又为什么不喜欢这样的真琴?


闭上眼拼命回想,从小学时开始一直追溯到大学,和真琴走得近的女生屈指可数,大部分都是主动向真琴示好却被无视了。


在那之中,有真琴喜欢的人吗?


“那个人……真的好幸福啊……能被橘同学……如此喜欢着……”


佐藤遥的声音很小,越来越小,最终,转变成了令人心疼的啜泣。
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
真琴再次道歉,伴随着垂下视线的动作。


“没、没关系……原本我也没、没怎么抱希望……”


这样说着,佐藤遥一边擦眼泪一边却哭得更厉害了。


看着这样的佐藤遥,遥的心里也有些堵得慌。


单方面的感情就是如此折磨人,说不出口,抑或是说出口被拒绝,两者迎来的都是没有幸福的终结。倏地,凛的身影再次浮现在脑海,不过这次不知怎么,遥没有像以前那样难受的连呼吸都带着疼痛,或许,是时间在治愈他的伤口吧?


目光放远,真琴的身影映在眼瞳中,一想到真琴也和他体验着相同,不,应该是更深的痛苦,他就觉得胸口好似被剜去了一块肉,很疼。


他不希望最终治愈真琴的,也是时间。


然而,有什么是他能为真琴做的呢?他不知道……


“啊对了,这个……”


正在烦恼之际,前方传来了真琴的声音。


“真是很抱歉,我想,这个还是还给你比较好……”


看到真琴拿出的是那个毛茸茸的海豚钥匙扣,遥立即想起了自己买的那两个。原本是打算将和真琴相像的虎鲸钥匙扣送给真琴的,可是,他记得真琴说过喜欢的是长得像他的海豚钥匙扣,问题是,真琴已经有一个海豚钥匙扣了,所以,在犹犹豫豫之中,两个钥匙扣最终他一个也没送出去。


“既然知道了你的心意,那这个海豚钥匙扣我就不能收了……”


“橘同学……”


“虽然有点残忍,不过……我还是希望佐藤同学不要再对我抱有任何期待,尽快从这段感情中走出去,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。”


真诚的语气,这是真琴的心里话。


闻言,佐藤遥虽然没有停止哭泣,但脸上还是一点点露出了豁然开朗的神色,颤抖着伸向他的手紧紧握住了那个海豚钥匙扣。


实际上,真琴不知道,刚刚那番话他究竟是说给佐藤遥听的,还是想说给遥听。总之,绝对不是说给自己。


他对遥的感情,如同一座巨大的迷宫,既走不出去,也不想走出去。


暗恋,的确很痛苦,特别是没有希望的暗恋。然而他,还不想放弃!


“佐藤同学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
听到真琴的道谢,佐藤遥不明所以地“欸”了一声。躲在旁边的遥也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
莞尔一笑,真琴的笑容和平时一样,像太阳一样温暖。


他之所以向佐藤遥道谢,是因为通过这次告白,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——


自己是多么懦弱!


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孩子都能鼓起勇气向认识没多久的他告白,可他,却因为知道遥喜欢的人是凛就打起了退堂鼓。或许,将来的某一天也会有其他女孩子向遥告白,若是捷足先登的人不断增多,难道说他要一直忍耐下去吗?


不是的,绝不是这样!


他,不想把遥交给任何人!


信念一下子坚如磐石,真琴不由双手握拳,暗暗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
就在这时,从斜前方的墙壁后面突然传出一串悦耳的歌声,这歌声真琴很熟悉,是遥新设置的手机铃声。


“该不会……”


话音刚落,一个人影跌了出来,慌慌张张接住了险些掉落的手机。


“遥——?”

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zhaoyuqi205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